首頁 » 56歲蘇敏「拋夫棄女」2年后,再上熱搜:有錢、心野了?她要失婚

56歲蘇敏「拋夫棄女」2年后,再上熱搜:有錢、心野了?她要失婚
2023/01/16
2023/01/16

時隔2年,58歲的蘇敏再次登上熱搜—— 她要失婚了。

2年前,為了逃離老公,收入微薄的蘇敏自駕「出走」,在網上分享自己的經歷后,迅速走紅。

今年中秋,在女兒的勸說下,她終于回家團圓。

時隔2年后回家,蘇敏心中既有不安,也有期待, 她想跟丈夫好好談一談,忘掉過往的不愉快,一家人和和睦睦地過下去。

但所有期待都在見到丈夫的幾分鐘內落空,蘇敏從他口中聽到的第一句話是:

「妳還知道回來嘞,

混不下去了是不是?」

接著又和她算賬:

「那個車的窩是不是回老家撞的啊?」

「過路費2趟多少錢?」

說到最后,他還當著全家的面摔碗,哪怕是面對記者的鏡頭,他也毫不收斂,直言「平時比這更狠」。

蘇敏終于決定:一定要失婚。

01▼

蘇敏第一次走紅,是因為一條講述她「出走」原因的視訊。

視訊里,她用了一個很現代的詞形容和老公的婚姻生活: AA制。

蘇敏忘不了那一天,母親生病了,她給母親買藥用了丈夫的醫保卡,刷了75元,丈夫發現后,隔天就改了醫保卡的密碼。

蘇敏的「出走」,也沒能改變這個男人對金錢的斤斤計較,2年來丈夫給蘇敏打的第一通電話,就是她過高速的時候,丈夫裝在車上的ETC被扣了錢,他打電話來催債:「刷了我的卡,81元,趕緊還我。」

陌生人之間尚不止此,他們的婚姻為何走到這一步?

蘇敏也想不通。

23歲那年,高中畢業的蘇敏還在化肥廠打工,她經人介紹,與現任丈夫結了婚,婚前,兩人只見了兩面。

因為丈夫在異地打工,結婚后的一兩年內,兩人接觸不多,對彼此的性情都不太了解;

直到,蘇敏所在的化工廠倒閉,她帶著孩子,難以找到下一份工作,就到鄭州投奔丈夫。

沒想到,丈夫防她跟防賊一樣。

每周給一次生活費,還讓蘇敏詳細匯報上月開支,怕她多花錢,更怕她給娘家花錢。

感到屈辱的蘇敏,一邊帶孩子,一邊開始打零工,幾十年來,她當過裁縫、掃過大街、賣過餃子,還有搬磚、送報......

自從蘇敏開始賺錢,夫妻倆就正式過上AA制的生活,連走親戚都是各買各的禮物。

經濟上AA制,家務卻基本是蘇敏一個人在做,丈夫不但不體諒、感激,反而把她當做免費保姆。

有次丈夫正在打牌,蘇敏做完飯,叫他來吃,丈夫卻覺得丟了面子,將她拖進房里,揪著她的頭髮扇耳光。

精神上的暴力則更多見,比如孫子睡著后,蘇敏想看會手機,都會被丈夫訓斥:「妳是看孩子,還是看手機?」

蘇敏不理解,丈夫可以什麼都不做地看電腦,憑什麼指責自己看手機?

丈夫的回答是:因為我是男人。

蘇敏的女兒說:「我爸爸對我媽各種指責,他心情不好,我媽就有壓力, 就覺得她做好飯了,多干點活,她就能得到一個好臉色。

但蘇敏從丈夫那里得到的只有負面反饋,蘇敏做飯被挑剔,說話被挑剔,連坐姿都被挑剔。

「妳要是一只腿撐在凳子上,另一條腿在地上,他馬上就會說,妳這什麼姿勢,像個女人嗎?」

蘇敏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在丈夫眼里做什麼都不對,一次吵架后,她終于悲哀地問道:

「妳不喜歡我,是不是因為我長得不好看?」

她得到的回答是:「妳以為妳長得多好看嗎?」

02▼

2019年,一次爭吵后,蘇敏拿刀割傷了自己的手腕,還將刀尖戳進了胸口,送到醫院后,她被查出中度抑郁。

也是那一年,她無意中點進了一位自駕游博主的視訊,看到了一種海闊天空,無拘無束的生活,她被深深吸引了。

那時候,蘇敏只有每月2300的生活費,而自駕旅行,是絕大多數人在實現財務自由后才敢去做的事,但這段不健康的夫妻關系,給了蘇敏絕境求生般的勇氣。

「我出去才能活下去,才能不生病」,她說,「我在家待下去,肯定會進醫院的。我病了,我女兒是照顧我還是照顧小孩呢?」

蘇敏下定決心,她用攢到的2萬元買了車頂賬篷、車載冰箱、鍋碗瓢盆等必需品,用家里那輛她參與出資購買,卻一直被丈夫霸占的小轎車自制成房車,作為她的出行工具。

同時,她開始學習短視訊的拍攝、剪輯,想通過記錄自己的自駕經歷,獲取一些收益。

2020年9月24日清晨,在女兒的目送下,蘇敏出發。

蘇敏體驗了從未有過的放松,旅途也比她想象中容易,搭賬篷的時候,總有人過來幫把手;

車胎爆了,也有路人幫忙;

參加自駕游隊伍,那些真正的房車會將蘇敏的小轎車以一種呵護的姿態圍在中間......

習慣了丈夫袖手旁觀的蘇敏,對陌生人的善意受寵若驚,「我沒想到外面的好人這麼多。」

陌生人的尊重和溫暖,也讓蘇敏變得自信,原本在朋友間都插不上什麼話的她,很快就能和跟路上偶遇的驢友們暢談各自的人生經歷和旅行見聞。

蘇敏的人生真正有了耀眼的瞬間,她游覽了大半個中國,去過了最美的幾條公路,看到了雪山、草原、大海、古鎮、佛塔、蒼鷹、格桑花...

于與此同時,蘇敏發布的短視訊,讓她在全網積累了200多萬粉絲,她在事業上迎來春天:

推廣、帶貨、隔三差五被邀請去參加演講、和明星一起拍攝奢侈品廣告,出書......

今年,她在成都看中了一輛打了折的房車,貸款買下,提車那天,她眼含淚花:

「這個真的是屬于我的,屬于我的家, 我終于有了自己的家!

以前我們家人都知道,有很多東西不屬于我,很多東西都沒有我的名字,但是這個終于可以冠上我的名字了。」

03▼

現實中,蘇敏的生活越過越精彩。

但網絡上,對蘇敏的爭議一直存在: 她被譽為「女性覺醒」的榜樣,也被貶為不負家庭責任的渣女。

蘇敏不認同對她的貶斥。

56歲出發之前,女兒已經結婚生子,孫子也上了幼兒園,老母親被弟媳照顧著,唯一的重擔,就是繁重的家務,和丈夫無休止的精神打壓,蘇敏擺脫得問心無愧。

而前一種褒揚,則是外界對她的一種想象, 比起「覺醒起來的勇氣」,蘇敏更多是一種「安全感崩塌后的離開」。

曾有記者給蘇敏看《82年生的金智英》,這部電影講述了女主作為女性所面臨的種種不公,而蘇敏看了,卻很反感,覺得女主太作:

家務活不是應該做的嗎?

有幸福的家庭,有愛她的老公,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追求事業難道有養孩子重要?

有媒體評價:

《82年生的金智英》探討的是女性如何與男性擁有平等的權利,是現代女性如何努力夠到平權的上線;

而在蘇敏身上,我們看到的則是傳統女性忍耐的底線。

二十年前,當女兒考上高中時,她就想過與丈夫失婚,卻被母親阻止,她勸蘇敏為女兒想一想:「妳們倆要是分了,將來女兒的婚禮上,都少了一個人。」

後來蘇敏的女兒被媒體采訪,被問及母親為什麼一直不失婚,她一連說了母親的好幾個「怕」:

怕自己失婚后,女兒在同學面前抬不起頭;

怕女兒擔心,不好找男朋友;

怕丈夫生病,女兒要一個人照顧他。

後來,熬到女兒長大結婚,母親又說:「都這麼大年紀了,還離什麼婚,不怕人笑話。」

但幾十年的隱忍,只換來丈夫肆無忌憚的嘲諷和打壓,直到她開始「叛逆」出走,生活才變得豁然開朗。

她在一種全新的風景里成長、進步,而丈夫卻還像過去一樣,冷漠、算計、暴力。

她終于下定決心,與自己過去不幸的生活徹底劃清界限。

蘇敏或許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女性覺醒」,但她為那些正在默默忍受的「蘇敏們」提供了一個珍貴的范本,告訴她們,可以重新規劃自己的生活,而不是一味隱忍。

「生活有很多種,但是需要自己做出更正確的選擇,并不是說這次選擇錯了,就要一輩子在錯誤里生活下去,真的沒有必要,妳永遠可以選擇妳喜歡的路。」

2年前出發那天,也是9月,蘇敏說自己不喜歡太冷的天,所以一路向南;

現在,天氣又在變冷,她要重新出發,去到溫暖的地方。

出品|益美傳媒

作者|葡萄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