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最牛」釘子戶張新國:硬抗14年,要4.5億再加6套房,現在如何?如愿了嗎

「最牛」釘子戶張新國:硬抗14年,要4.5億再加6套房,現在如何?如愿了嗎
2022/11/19
2022/11/19

2017年,上海滬亭北路進行了一場特殊的拆遷,被拆遷的人家只有一戶,戶主名叫張新國,這位張新國可是在馬路上居住了整整14年的釘子戶,早就是人盡皆知的新聞人物,如今連張新國也同意了拆遷,很多人都說,這真是奇跡出現了。

但是在張新國心里,這釘子戶他早就不想當了,看到自己的房子在挖掘機的工作之下變成一堆廢墟,張新國的臉上露出了釋然的表情。

14年了,他終于能夠離開這所舊房子,搬進新房子了。

拆遷難題

為了自己這座老房子,張新國這些年可是遇上了不少麻煩,14年來的堅守,其實張新國也早就忘了自己是為什麼要做個釘子戶,最開始是為了爭口氣,為了賠償款,為了自己的面子,但是最后,竹籃打水一場空,房子成了自己擺脫不了的枷鎖。

從一開始的釘子戶,到現在恨不得馬上把房子拆掉,張新國這一番心路歷程也實在是說來話長。

一說起拆遷戶,所有人心里想的都是羨慕,一旦遇上拆遷,不僅能夠分到更好的房子,還能夠得到一大筆補償,算是一個相當輕松的發財機會。

但是14年前張新國就不是這麼想的,哪怕鄰居全都搬走了,他卻死活也不想搬,最后搞得自己騎虎難下。

張新國最開始不愿意搬走也是有理由的,想當年,他的房子可是街坊四鄰里最闊氣的。

張新國的房子是1996年蓋起來的,原本這附近的居民住的都是小平房,可是張新國家里的經濟條件相對別人來說很不錯,所以在1996年的時候,張新國大手筆的在自家的小平房上又蓋起了二層小洋樓,一下子成為了鄰里之間羨慕的對象。

而且蓋了小洋樓之后,張新國還能夠把自己的一樓租出去,一年又能賺上好幾萬的租金,這房子簡直就成了張新國的搖錢樹。平心而論,張新國當然舍不得自己手里這個寶貝。

時間轉眼來到了21世紀,時代在發展,上海的外來人口越來越多,張新國所居住的松江區就接收了最多的外來人口,人口密集度一增大,大家的居住環境也就變得十分緊張。

張新國這樣住小洋樓的居民倒是沒有太多影響,那些住平房的可就有些倒霉了,大家住的擁擠,連心情都變得郁悶起來。

當時管控不嚴,許多外來人口因為租不到合適的房子,所以只能在居民區拿木棚子簡單為自己搭建住宅,這樣一來,本身就不大的社區瞬間就被填滿了,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衛生狀況更是糟糕,隨時有爆發傳染病的風險,就連大馬路旁邊都堆滿了臨時搭建的小木屋。

這樣的情況政府看在眼里,也不能說不管,所以很快政府就決定,在居民區重新修建馬路,在修路的同時將這一帶的居民進行集體的遷移,經過這麼多年人來人往的折騰,社區早就變得破敗不堪,根本就不合適住人了,現在能住到新房子里去,誰心里會不高興?

可張新國心里就特別的不高興,因為他和別人的情況不一樣。別人是小平房,他們家可是三層樓,是整個社區里當之無愧的豪宅,現在搬到新環境去,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住上這麼好的房子,張新國從那個時候開始,心里就有點兒抗拒。

但是眼看著大家都要走,張新國也不好獨自去找政府抗議,所以就盤算著,即便搬走,自己家兩個孩子,房間面積也大,所以自己分到的賠償款和房子也可以比別人多出幾倍才是,要是能把真金白銀拿到手,那拆遷了,自己也不算虧。

可是政府人員來實地調查之后,就對張新國說,他們家現在的情況只能分到四套房子,加上270萬元(1211萬新臺幣)的拆遷款。

聽起來已經不少了,可是張新國心里卻覺得自己虧大了,因為這個看上去非常多的數目,和其他住平房的鄰居比起來,根本就沒有多大的差別。

而政府人員解釋說,這只能按照規定辦事,賠償款是按照宅基地來的,張新國家的宅基地就這麼大,他多出來的兩層樓是他自己私自修建的,這就不歸政府管轄了。

但張新國一聽更加生氣,自己家明明就是比別人多出來了很大的面積,如今憑什麼自己的待遇不能比別人高呢?

他質問工作人員說,即便規定在這里,可難道不能夠特殊情況特殊辦理嗎?看到張新國這麼生氣,工作人員也只能好言相勸,讓張新國最好還是接受條件。不然等將來大家都拆遷走了,張新國豈不是更加尷尬嗎?

更讓張新國生氣的是,自己家里其實有兩張宅基地的證件,一張是90年代由張新國自己辦理的,另一張是1951年,張新國岳父辦理的。

可是張新國拿著這兩張證件去問工作人員的時候,工作人員表示,只能按一個宅基地來付賠償款,因為那一張1951年的證明實在太過久遠了,政府根本不知道是真是假,也沒有時間去做調查。

張新國得到這個解釋,心里非常不滿意,他想,今天拆遷這麼大的事情,關乎著自己一家人將來的命運,政府就算是再麻煩也應該去查的,再說自己又不是造了個假的證明,即便是1951年的老古董,那也是真的證件呀。

犯了倔脾氣的張新國決定和工作人員較勁,工作人員要他搬走,他就偏偏不搬,而且還給全家人下了命令,表示將來就算只剩自己一戶人家,也非得在這里死守下去,直到政府給他一個滿意的答復。

看到張新國這個樣子,拆遷辦也非常的頭疼,于是不斷地讓工作人員上門來勸說張新國趕緊搬走,可張新國早就鐵了心的不搬,拆遷辦來找他,他便張口說,想要讓自己搬走的話,得開出一個億(約合新臺幣4.5億)加六套房的價格。

工作人員一聽都懵了,90年代的一個億加六套房,簡直是癡人說夢,何況一個拆遷戶,怎麼也不可能被政府賠償這麼多的。

工作人員實在無奈,唯一的辦法也只能是繼續勸說,可張新國一聽工作人員勸說,心里就更加煩惱,所以等工作人員再次上門的時候,他就直接拿起掃把開始趕人。

幾個月折騰下來,張新國成了街坊四鄰嘴里的名人,知道他的和不知道他都想來他們家門口看熱鬧,也有好心的鄰居跑到他家里,來勸說他。

鄰居說,現在賠償款是肯定拿不到一個億的,還是趁著大家都在搬家的功夫,趕緊跟著一塊兒搬走吧,省的將來再給自己留后患。

馬路之家

但張新國卻聽不進去,他表示,政府如果想修路,修就是了,自己家偏偏就要住在馬路中央,給大家伙兒看看政府是怎麼欺負人的,但張新國當時說的是氣話,他沒想到,最后搬來搬去,整個社區竟然真的只剩下了自己一戶人家,這個時候政府也實在是拖延不起,于是決定直接開始進行修馬路的工程。

那橫在中間的張新國家的房子該怎麼辦呢?政府決定,馬路修到張新國家門口的時候直接繞過去,原本是四條道的馬路,在張新國家這里拐彎兒變成兩個道,也就是說,直接把張新國家的房子擺在了馬路中間,汽車經過這里,就得從張新國的門前繞一圈。

施工隊在政府安排下很快趕到,看到政府真的開始修路,張新國心里還有點著急了,但是這個時候他還是不愿意低頭。

他想,在這件事情上自己可沒有任何錯,政府即使把馬路修到自己的房子里,自己也不能低頭,施工隊效率極高,馬路很快就修好了,兩條馬路從張新國的房子繞過。

不久之后,馬路通車,張新國一家的苦日子才真正的來臨,過去張新國睡在小洋樓里,那是愜意自在的不得了,可現在住在這小洋樓里,這體驗簡直生不如死。

自從馬路開通,每天都有無數的車輛從張新國家門口經過,沒有一天消停的,從凌晨開始,整條街都是喇叭聲,還有汽車飛馳而過的聲音,張新國的家里自然整天鬧哄哄,甚至夫妻倆之間想要說句話,都得靠扯著嗓子吼。

可是這個問題根本就沒有辦法解決,張新國即便能自己在馬路中間做釘子戶,可他又不能攔著汽車不讓他們通過,所以就只能忍受著白天黑夜沒完沒了的噪音。

如果是小汽車經過倒是還好,張新國最怕的就是到了晚上,大貨車的數量開始變多,大貨車體積大,重量沉,一旦經過,房子里地動山搖,躺在床上好像躺在過山車上。

這樣的感受,張新國每天晚上都得經歷一次,更糟糕的事情還在后面,有一天張新國一家人正在屋里聽著外頭的汽車喇叭唉聲嘆氣,突然一聲巨響,原來竟然是一輛貨車直接撞到了張新國的家門口。

張新國氣的火冒三丈,他想,自己已經夠倒霉了,怎麼倒霉的事情還是一樁樁一件件地找上門來,他當即就跑出門和貨車司機吵了起來,可司機也非常的委屈,質問張新國干嘛閑著沒事把房子修在馬路中間,這麼大一個路障擺在中間,又有幾個人能及時躲避的?

司機說得倒也不錯,這第一次交通事故只不過是個預告罷了,接下來,張新國家門口隔三差五就會發生交通事故,沒辦法,正常的馬路不是這樣設計的,哪有繞著房子直接拐彎的馬路呢?

過路的司機們對于張新國的存在深惡痛絕,恨不得張新國一家人立馬帶著房子從他們面前消失,因為他們每次經過這里的時候都得小心翼翼,否則就會發生比較嚴重的交通事故。

司機倒霉,張新國一家人也沒有幸運到哪里去,隨著一次又一次交通事故的發生,張新國已經成為了交警隊的常客,隔三差五就得去找交警幫自己協調交通事故,而且他們家的房子也被撞的傷痕累累,外面看著十分的凄慘,早就沒了往日的風光了。

在接下來幾年,又不斷地有司機跑到交警隊甚至市政府去投訴張新國一家人,張新國一家人不管有什麼難處,都和司機們沒有關系,司機只知道,張新國在這里一天,他們出事的機率就多一分。

有時候,出了交通事故,司機會直接對著張新國家的窗戶吐口水,張新國一開始還出門和人家吵,后來自覺理虧,一聽到外面又出現什麼大響動,第一反應不是出門吵架,而是趕緊回屋緊閉房門,戴上耳塞,兩耳不聞窗外事,以求得到片刻的清靜。

過去的老鄰居們偶爾會回來看看張新國一家,看到他們一家過成了這幅模樣都十分的唏噓,大家又勸張新國還是趕緊搬走得好,新的小區又干凈又敞亮,怎麼不比住在馬路上強呢?

可張新國覺得,自己既然已經當了釘子戶,要是現在低頭,豈不是給別人看笑話嗎?

所以,哪怕生活上已經困難重重,張新國還是打死不搬走,張新國的妻子卻受不了了,她每隔幾天就要對張新國抱怨說:「咱們住的地方,這還是個人住的地方嗎?你怎麼就是不聽勸呢?」

張新國心里其實也后悔了,他想到自己當年但凡不那麼倔強,現在早就住上了新的小區,日子也不會受到多大的影響,可就因為自己當時一念之差,現在把全家人都拖累了。

住在這里,每天不僅是吃不安生,睡不安生,還經常斷水斷電,孩子們想要出個門都很不方便,原本這里該建些醫院學校的,也是因為自己這座房子擺在這里,所以政府也不敢隨便的出資修建,畢竟自己一個房子留在這里,影響的就是一整個區域的市容市貌。

可當年在決心做釘子戶的時候,張新國實在沒有想那麼多,如今即便想明白也覺得晚了。

張新國很想找到當年的開發商,讓他們趕緊把自己的房子拆掉,可是張新國這個人最愛的是面子,這也是他最大的缺點,他拉不下臉,只要一開口服軟,他就覺得自己沒臉活在世上了,所以盡管心里早就有了搬走的想法,他卻沒有對任何人說出口。

這件事情到底要怎麼解決呢?在張新國心里,這就是個根本沒有辦法解決的問題,張新國想,這就是自己當初鉆牛角尖的報應,恐怕自己到死都得住在這大馬路上。

他沒想到,2016年,在張新國已經當了足足14年的釘子戶之后,轉機忽然來到了他的面前。

回心轉意

當時拆遷辦來了一個新的主任名叫陸輝,他到任之后,立刻就從別人口中聽說了張新國這個最為頑固的釘子戶,其實社區里對于張新國的存在也非常的頭疼。

張新國這是在和所有人賭氣,可社區早就拿他沒有辦法,只能放任他在馬路上接著生活,一邊討厭張新國給大家添麻煩,一邊又擔心張新國一家人在馬路上出什麼事,大家也是兩難。

陸輝了解了來龍去脈之后,覺得自己既然已經上任了,就要解決這個最大的問題,所以不久之后,陸輝便敲響了張新國的家門。

張新國家這些年已經很久不來客人了,看到陸輝之后,張新國有些意外,不過轉念一想,這個人肯定又是來勸自己搬家的,因此臉色并不太好。

可是陸輝進門之后,完全沒有提拆遷的事情,只是關心了一下張新國一家人的生活情況,并表示以后有困難可以隨時來找自己。

這倒是讓張新國倍感意外,這麼些年,別人的冷言冷語,他早就聽習慣了,但現在這個新來的拆遷辦主任不提拆遷的事情,反而來關心自己,這倒讓張新國心里有些不好受,覺得自己給人家添了麻煩,人家反倒來照顧自己了。

陸輝這次登門正是希望能夠和張新國做朋友,陸輝過去見過的釘子戶不止一個,他知道,這些釘子戶其實背后都有自己的難處,沒有誰愿意一直住在老破小的房子里,一直和政府較勁,釘子戶吃虧更加嚴重,所以讓釘子戶過不去的其實更多的是心理那關。

因此,陸輝希望能夠用自己的真情實感去感化張新國這個釘子戶。

果然,在陸輝一次次的登門關心之下,張新國漸漸敞開了心扉,面對陸輝,張新國開始說起了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他說自己其實也早就想搬了,可是14年來,全上海都知道自己這麼個人的存在了,現在再讓自己去找政府開口,那自己將來怎麼見人呢?

陸輝一聽到張新國自己原來也有搬走的想法,立刻覺得這件事情有了希望。

陸輝一邊好言相勸,一邊又為他理性地分析,陸輝說:「你不可能在這里做一輩子釘子戶的,等到將來宅基地的產權到了,即便你自己不走,法院也會組織人過來強拆,到時候你可就什麼也得不到了,但是現在搬走,我可以給你保證,你仍然能得到和當初一樣的待遇,該有的四套房子一套也不會少。」

張新國聽到陸輝的這份保證,不由的心動了,這麼多年,他一直堅持不搬,有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因為自己當時和政府已經是個鬧翻的狀態,他怕自己如果服了軟,就什麼也撈不著了,現在陸輝能保證給他和當年同樣的待遇,那張新國就實在沒有什麼理由再拒絕了。

不久之后,陸輝就給張新國拿來了協議,協議上明明白白地寫著:拆遷之后,張新國立刻就能夠得到四套房子的產權,還有270萬的賠償,和當年一模一樣。

張新國看到這份協議,已經激動得說不出話來了,堅持了14年,很多人都覺得如果突然放棄,心里會有不甘心,可現在張新國的心態和當年完全不一樣。

如果最初拆遷的時候有人告訴他搬走,張新國肯定聽都不愿意聽,但現在只要能讓他擺脫這大馬路上的房子,哪怕吃點虧,張新國也愿意,何況現在他該分到的四套房子,一套也沒有少,這就已經是張新國想都不敢想的好結果了。

張新國一點都沒有猶豫就簽下了協議,并對陸輝說,自己希望能夠盡快拆遷,自己已經忍受不了這樣的生活了,陸輝安慰他說,很快他就可以開始新生活了。

2017年,張新國堅守了14年的房子也迎來了自己的拆遷時刻。

張新國站在馬路邊上,看著自己的房子一點點地變成廢墟,心里涌上了無限的感慨,14年了,他在這套房子里仿佛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現在他才好像重新活了過來。

張新國有時候會想,如果時間再回到2003年,政府第一次和自己來談拆遷的事情的時候,自己絕對不會再去鉆牛角尖了,只可惜,當年的他又哪里能夠預料到接下來14年的后果呢?

要是別人看了,會覺得張新國吃虧,14年的堅持,最后一分錢沒有多拿。可對張新國來說,他恨不得直接忘記這14年的經歷。

這無數個日夜里,他幾乎沒有過一天愉快的日子,每天睜開眼睛,想的就是這一天又要怎麼面對外界的眼光,怎麼面對馬路上的人來人往,做個新聞人物,一點都不令人高興,只會讓人覺得羞恥,張新國雖然倔強,但是從來沒有想過成為新聞人物,可偏偏就是這副脾氣讓他出了名。

陸輝很明白張新國心里在想什麼,所以在房子拆掉,張新國搬入新家之后,陸輝安慰他說,人的記憶總是消失得很快的。

不久之后,大家就會徹底忘記張新國這個釘子戶,他們一家人也可以和和美美地過平靜的日子,對于現在的張新國而言,生活平淡就是最好的祝福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