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悲情女總統:22歲喪母,27歲喪父,坐牢4年多,出獄后沒有退休金

悲情女總統:22歲喪母,27歲喪父,坐牢4年多,出獄后沒有退休金
2023/01/12
2023/01/12

女性國家元首不算罕見,可見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德國前總理默克爾、印度前總理英迪拉等等。

但是,國家元首當著當著, 還沒有下台就被送入監獄的卻并不多,例如韓國前總統樸槿惠。

樸槿惠此人的一生真的一直在失去,說是命運多舛也不為過。

她當過總統,也階下囚,她的人生, 無疑是充滿了波瀾卻又精彩萬分的

樸槿惠的前半生說不上不幸, 她有一個非常厲害的老爸:樸正熙

一個硬生生前后執政長達18年的男人,若非中途遇刺,如今的韓國歷史恐怕也得改寫。

有這樣一個父親,至少樸槿惠的青少年時期基本是無憂的, 9歲就住進了青瓦台,生活談不上很富裕,但衣食無憂備受關注

而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 最開始樸槿惠是想要當一個能夠教書育人的老師的,而不是一名政客。

但命運很多時候都輪不到自己主動作出選擇,尤其是樸槿惠這個注定不走平凡路的女人。

命運的齒輪是在她22歲那年開始轉動的, 這一年,樸槿惠失去了她的母親

那是1974年,樸槿甚至還沒來得及完成自己的學業,就在痛苦中趕回了韓國。

從這之后,她成為了他們家的女主人,她不得不補上母親的空缺,成為父親的得力助手。

也是從這之后,她開始接觸政治,但 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以后要成為一名叱咤風云的政治人物。

她不過是幫助已經去世的母親代行第一夫人的職責罷了。

然而悲情不過是剛剛開始, 1979年,樸槿惠27歲,樸正熙遇刺去世,至此,樸槿惠失去了雙親。

樸正熙倒台,樸槿惠跟她的弟弟妹妹立刻就被「扔出」了青瓦台。

離開青瓦台后,原本的總統之女這個光環自然也就消失了。

如果這時候的樸槿惠選擇過屬于自己的小日子,也不失為一種幸運。

然而樸槿惠就是心有不甘,她不愿意,尤其是在經歷了殘酷的人情冷暖后, 她發誓要回到政壇,甚至是,重返青瓦台!

這個野心伴隨了樸槿惠很長一段時間,直到她得償所愿。

在蟄伏的日子里,樸槿惠的日子并不好過,她跟妹妹離了心,也沒能夠好好約束年幼的弟弟。

妹妹一離二嫁,弟弟更是來了個離譜到極點的六進「宮」。

弟弟妹妹是沒辦法理解那時候的樸槿惠,那時的她,偏執到了極點, 她說什麼都一定要完成父親未競的事業。

她不甘心,她心里憋著一口氣,她就是要完成這個目標,不論發生什麼。

這樣的信念始終伴隨她左右, 讓她在孤獨中度過了自己最為璀璨的年華,也讓她遠離了正常的生活。

她為了自己的信念,沒有結婚,沒有家庭,沒有丈夫,沒有子女,一年到頭只有她自己和數不盡的工作。

時光荏苒, 2013年,61歲的樸槿惠終于實現了她多年來的目標,她重新回到了青瓦台,這一次,不是以家屬的身份住進去的。

而是以青瓦台的主人的身份,是的, 樸槿惠成為了韓國第18屆總統。

從27歲被掃地出門,憋著這口氣直到61歲得償所愿,這個中艱辛,只有樸槿惠自己知道。

她是曾經的韓國第一兒女,而在這一年,她成為了韓國第一女總統。

樸槿惠總是告訴自己: 痛苦,是因為我還活著。

這句話激勵了她大半生,但也讓她幾乎一直都處于痛苦當中,她的野心是用自己的一生澆灌出來的。

就像很多樸槿惠的支持者說的那樣: 她嫁給了我們的國家。

60多歲的樸槿惠已經決定終生不婚,她也因此被稱為 「三無總統」,即無家庭、無丈夫、無子女。

當上總統后,她的生活是光鮮亮麗的,不論走到哪,都備受矚目,受人追捧。

然而她怎麼都沒想到,自己竟是連任期都沒能夠結束,就被拉下馬了。

2017年,樸槿惠的總統生涯迎來了巨大轉折。

「親信門」在這一年的3月拉開序幕,這個「三無總統」竟跟一個貪婪又獨裁的女人是閨蜜。

那個女人瘋狂斂財,混亂國政,憑一己之力把樸槿惠從總統之位拉了下來。

這時候的樸槿惠是茫然的,她內心在大喊冤枉,然而在鐵的事實面前,她最終只能安靜地從總統之位跌落到監獄。

監獄里的日子并不好過,她從過去的華服到簡陋寒酸的503囚服,從過去莊嚴的青瓦台到僅有10.6平米的囚室。

各種難過以及打擊,可想而知。

樸槿惠的身份是特殊的,所以她住著單人囚室,就連看守的女警,都多達7個。

7個人三班到, 確保24小時內每分每秒都是有人盯著她看的

在一個僅僅10平方公尺出頭的小囚室內,24小時不論做什麼都被緊緊盯著,這種滋味絕對不好受,更何況是曾經當過總統的人。

可這又能怎樣?她只能忍受,因為這是對她的處罰。

就算在監獄里,樸槿惠也仍舊有著自己的堅持,她總是會把衣服穿得很整齊,頭髮也要梳理地一絲不茍。

她不容許自己看其起來是一個邋遢的階下囚。

在監獄中,樸槿惠就是一個女囚犯,并沒有因為她曾經是總統,就可以有特權。

她仍舊每天都要跟在6:30接受點名,在7:00、11:30、5:00分別吃早中午飯,要在21:00睡覺。

她也不是沒有提過要求,但基本上都沒有被允許,例如她希望能夠更換求囚室里的壁紙等等。

不知道算不算幸運,因為身體不好,所以樸槿惠在監獄的時候, 沒有被要求參與工作,不過她仍舊沒有任何自由。

而在一個人的時候,她基本上都在看書,例如《德川家康》,她父親樸正熙曾經很喜歡看的書。

但總是一個人看書肯定試試不行的,所以監獄長基本每隔10天就會跟她進行一次談話,一次確保她的心態是正常的。

此外,聽說 在樸槿惠的囚室里,還有一台電視機,不過只有一個頻道,每天都在播放司法部門準備的特別節目。

但在一些比較特殊的日子里,有時也會播放一部能夠讓人放松的電影。

樸槿惠在監獄的時候, 仍舊有大量的支持者在為她喊冤,甚至有人還說到了「攻占巴士底獄」,試圖效仿并釋放樸槿惠。

很多人都在等樸槿惠,希望這位曾經的「選舉女王」,能夠再帶來一次奇跡。

可惜,這時候的她已經不年輕了, 她沒有了東山再起的機會,更沒有那個精力,她只能等待一個特赦,這或許是她可以活著走出監獄的唯一辦法。

因為她的身體狀況在監獄中不斷惡化。

在最嚴重的時候, 她甚至只能靠輸液維生,身體的痛苦讓她備受煎熬。

在坐牢的4年多時間里,除了律師外,她誰都不見,沒有人知道她在堅持什麼,把所有人拒之門外,哪怕弟弟妹妹也不得見起一面。

她獨自待在監獄當中,凄楚、孤獨、悲涼,仿佛想要被世界徹底遺忘。

一直到2021年12月31日0時,她終于還是得到了特赦,坐牢4年零9個月后,她終于從囹吾中脫身,這一年,她69歲。

有人在為她高聲歡呼,以為她有機會東山再起,然而一切不過是妄想,她老了,真的老了,不論是身體還是精神狀態,都不那麼理想。

哪怕是出獄了,也仍舊在醫院待著。

也是在這個時候,很多人才終于發現, 曾經的「三無總統」,如今已經是個「三無女人」了,即無家庭,無住房,無退休工資。

是的, 她沒有房子了,更沒有退休工資,因為她是在任期內下馬的,甚至都沒辦法享受前總統該有的一切。

出獄后的她,沒有司機,沒有秘書,沒有辦公司,除了幾個保鏢外,她一無所有。

她原有的房子、資產,全都不屬于她了, 只有她自己這條命是完全她的,曾經的一切都已經煙消云散。

難道出獄后的樸槿惠會落得一個悲慘的下場嗎?

那當然不是,雖然她的弟弟妹妹沒辦法給她任何幫助,當一直以來忠心耿耿的律師柳榮夏卻是幫了她非常多。

樸槿惠是這麼評價她的律師的: 「他陪我度過了最痛苦的5年!」

在樸槿惠一出獄,她的律師就幫她在她的老家大邱張羅了價值25億韓元的豪宅,足有3層高的大別墅,占地面積達到了1676平方公尺,就連圍墻都有10米高。

而樸槿惠也有屬于她的收入來源,在她還沒有處于的時候, 她的自傳《不是對誰都會心生思念》就已經在熱賣了。

幾乎是賣到脫銷,行情非常好,而且書籍售價也不算低,大概是70元人民幣,況且量也非常大,收入可以說是相當可觀的。

有韓國媒體透露稱,樸槿惠的書第一筆到手的錢扣稅后就已經 足有2000多萬韓元了

而且毫無疑問,往后樸槿惠就算繼續出書,也仍舊多的是人愿意買賬。

出獄后的樸槿惠回到了自己人生的起點---老家大邱。

在回想養老的日子里,她深居簡出,漸漸的,原本還圍在她大別墅周圍的人也隨之悉數散去。

在養老的日子里,她是極其低調的,出來走動的次數少之又少,例如 兩次祭奠父母,又例如出席尹錫悅的就職慶典。

她一身黑衣站在父母煙霧撩撩的墓碑前,戴著口罩誰也看不清她的表情,就正如誰也猜不透她在想什麼一樣。

樸槿惠的人生不斷走向終點,可是走到如今, 她似乎仍舊一無所有,沒有事業,沒有家庭,甚至沒有家人,孤獨又寂寥。

有人問:樸槿惠不是還有弟弟妹妹嗎?

是有的,可是,弟弟妹妹也有自己的家庭啊。

樸槿惠卻只有她自己,一個人來到世界,走過大半生,仍是孑然一身,不知她的父母若是知道了,又會作何感想。

有人說: 樸槿惠的雄心其實深不見底。

可惜,她就算有再大的雄心,也沒有機會了,她如今的態度就已經能夠說明一切,她已無心也無力再去爭權奪利了。

如今的她,心中仍有一口氣,但這口氣是再也沒辦法好好地吐出來了, 因為她的身體已經不允許了。

如果再讓她年輕個10歲,恐怕一切又是另一個模樣了,如今,再多的不甘,終究也只能吞進肚子里了。

只能說當真是是「時不待我」,樸槿惠終究還是走錯了。

那風光的幾年總統生涯,甚至還沒有坐牢的時間長,但不論如何, 她終究是看過山頂的絕美風光的人。

樸槿惠真的老了,70歲的年紀, 她沒有財力也沒有精力再去實現自己曾經的雄心,她已經沒有了東山再起的念想。

出獄后的她,遠離了曾經的支持者,也不想再跟政治有任何關聯。

她就只是安靜地待在自己的宅子里,沒有人知道她平日里是如何消磨時光的,也沒有人知道,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 她是否會想起自己曾經的風光與榮譽。

用戶評論